罂粟所在的浅海

【童话】
小小骗子有座城,
小小骗子用谎言建了堵墙,
高高的墙围住小小的骗子,
然后怪物拆了墙杀了骗子,
怪物进了城被拥戴成国王,
小小的骗子,
死在小小的墓里。

这就是一辆车

◎本来说好是端午放出来的,结果肝力不足拖了近一个月……

◎所以就变成了给朋友的贺礼,祝她考试旗开得胜! @喵喵喵喵喵 

◎端午变贺礼,问题不大(bu

◎5k+,其中有一半都在废话,虽然我觉得这个可以出一个续集(bu

◎女装 羞耻普雷

◎能接受就开始吧



柔顺的棕色长发,明亮漂亮的蓝色眼睛,尽管身材有些不尽人意但神秘的蓝绿色的晚礼服长裙在她身上却又是别样的美丽动人。

几乎当她走进这场宴会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被这美丽的人给吸引住了目光,甚至连宴会的伴奏乐队都停下演奏好一会儿——在管理人的催促下才回神重新开始演奏。

在乐队恢复演奏之后,宴会上的人们才又回到之前的模样。

少女端坐在一角,美丽的蓝色眼睛还不停地四处张望,湿漉漉的眼神像极了林中惊慌失措的小鹿。这样干净的气息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贪婪的目光,一定会有人坐不住的。一位贵族少年端着香槟走向少女——那是Charles家的少爷。

Charles家族可是E国的大家族,表面上是从事经商,但暗地里干的那些勾当在场的所有人都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指不定哪天Charles家族就成了自己金主,不是吗?

“晚上好这位美丽的小姐。”Charlie Charles带着优雅的笑容站在少女身前,巧妙地挡住了其他人望向少女的视线。Charlie有着英俊的外貌,他确信没有女孩不会被他所迷倒,“我是Charlie Charles,非常荣幸能认识向您这样美丽的女孩。”

“Naina Sabeda。”少女的声音清脆甜美,“我也很荣幸认识您,Mr.Charles。”她的蓝色眼睛随着她的话看向Charlie,Charlie呼吸一窒,真是一双美丽的眼睛。

“Sabeda小姐,是否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Charlie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弯下腰向少女发出邀请,他仿佛已经看到当他与少女一起共舞时,旁人艳羡的目光了。可在下一秒,他的梦便碎了。

“非常抱歉,Charles先生。我已经有舞伴。”出人意料,少女居然拒绝了他的邀请。她拒绝了Charlie Charles的邀请!Charlie心中的愤怒就快要冲出来,可碍于正在宴会之中,他不得不将愤怒压下去。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宴会结束之后,他会让她知道拒绝他的下场!于是Charlie再次拾起笑容,“就跳一支舞,相信Sabeda小姐的舞伴……”一定不会在意的。

“Mr.Charles。”迷人的,充满磁性的声音打断了Charlie想要说出的话。他有着恼地朝他身后看去,连续两次的尴尬让他十分的没有面子,他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惹Charles家族。可当他看清楚来人时,心中的那点小心思就全都没了。

那个男人身着深绿色的燕尾服,头上带着同颜色的礼帽,礼帽之下是柔顺的墨色短发,漆黑的眼中印出Charlie难看的脸色。男人长得相当英俊,Charlie与男人站在一起,一下就被男人给比下去了。

Charlie看着男人眼中的自己拉扯出难看的笑容,“……十分抱歉,Mr.Jack。我不清楚Sabeda小姐是您的舞伴。”Jack优雅地越过Charlie牵上Naina的手,对着Charlie笑了笑,“不必在意,Charles先生。”Naina似乎有着害羞,她将头几乎都要埋到地里去了,空下来的手也紧紧地抓住她的晚礼服长裙的裙摆。“亲爱的,我们去跳舞,好吗?”Jack低下头轻声询问着Naina的意见,Naina的头轻轻地点了点。接着,Charlie看着Jack牵着害羞的Naina走向了舞池,可他只能干干地看着。


“Neb,我拜托你专心一点可以吗?你已经走神了好几次了,要是放在从前,这可是从来不会发生的!”小型耳机里传来Marta恨铁不成钢的怒吼。这可不能全怪他。Neb这样想着。谁让他现在穿着晚礼服长裙,在留意目标的动向的同时还不能暴露自己是男性的事实。这让他很无奈。尤其是这宴会上的人看他的目光让他非常的不舒服,那会让他有一种被盯上的错觉。

他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轻声与Marta交流:“说真的,让你们来不是很轻松吗?至少你们是女性。”“我亲爱的Neb,出发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Marta可所谓是刀枪不入,根本不搭理Neb的诉苦,“不能让女性陷入危险,这是谁说的?”

“……”Neb抿紧了自己的嘴,他说的。“当我听见这话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自己看见了Jack。Neb,你该不会是被Jack给影响了吧。”虽然这个影响也不坏。Marta放下手中的狙击枪,转而拿起胸前的望远镜观察宴会上所有人的动态。

该死,谁会被Jack影响啊!Neb在内心叫着。“这位小姐,请问您需要什么吗?”服务生的询问打断了Neb思绪,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眼前的服务生便将一杯Angle kiss递给了他——附带目标接下来的行程。

Neb对假扮成服务生混进来的Emma说着谢谢,一边不动声色地打开Emma递来的行程表。

这行程表上的空白部分还写着Emma已经在目标身上装上了发信器,最后还有Emma调皮画上去的小涂鸦。

这很有Emma的风格。Emma总是这样的天真可爱,尽管她正在做着黑客的工作。

正当Neb研究该怎么接近目标人物的时候,耳机里Marta的声音响了起来,“Neb,Charles的少爷朝你走过去了。”

“哦,Neb你可真有魅力!那可是Charles家的少爷!”Emma的声音也在耳机里传出来,Neb瞄了一眼Emma,Emma正俏皮地对他眨眨眼睛。Neb刚想回话,Charles的话就打断了他,“晚上好美丽的小姐。我是Charlie Charles,非常荣幸认识你。”

“Naina Sabeda。”Neb清了清嗓子,说出了他们之前商量好的假名,“非常荣幸认识您,Mr.Charles。”他不自在的动了动脖子,看向Charlie。

“哦,Sabeda小姐,不知道我是否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

哦,不行。Neb冷漠地听着耳机里传来的Marta和Emma的笑声,面上却作出非常愧疚的模样,“非常抱歉,Charles先生。我已经有舞伴了。”说起来,William在哪里?Neb对着不远处的Emma打了个手势,没等到Emma的回答就又听见Charlie说,“就一支舞,相信Sabeda小姐的舞伴……”

真是麻烦死了。Neb有些不耐烦地准备回绝他,却听见有些熟悉的声音,“Mr.Charles。”

不会吧。Neb咬牙看着正在与Charlie说话的男人靠近自己。“不是吧,Jack?他怎么会在这里?Neb小心点。”Marta的声音充满了惊讶,他们可没有收到Jack也会参加这次的宴会的消息,“Neb?Neb?”

Marta着急的声音就在Neb耳边,可他却无法回答她,因为他正在被Jack牵着手,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就算是Neb低声暗骂Jack都听得见。他听见Jack笑着邀请他跳舞,这个伪绅士!

Neb挽上Jack的胳膊,手狠狠地掐着他腰间的软肉。Jack面上不变,带着Neb滑进舞池。Neb脸色一凛,他该不会是想让他跳女步吧?

Jack像是看透他心中所想,俯身靠近他的耳边,“我亲爱的小Neb,你穿的可是晚礼服。”迷人的笑声听得Neb耳朵都红透了,这个绅士的声音该死的性感!

碍于自己现在的装束,Neb只好顺从的跳了女步,只不过,如果Jack不在跳舞时揩油就更好了。

Neb愤愤地想着,丝毫没有注意Jack在将他往哪里带。



论Neb在Jack床上谈别的男人



装饰华丽的卧房落地窗的窗帘大敞,清晨还算是刺眼的阳光从屋外的树叶缝隙中穿过玻璃落在大床上的两人。Neb被阳光晃得翻了个身,过了一会儿他才猛地弹起来又碍于突然的腰酸不得不倒回柔软的床铺之中。

Jack收紧搂住Neb精壮腰身的手臂,眼睛都不睁地开口说话:“怎么不多睡会?”

如果这话要是在其他时候说,Neb可能还会感动一下,可在昨晚Jack的恶劣行为还有打断他们行动之后根本一点也没法让他产生感动的情绪。他迅速的拿起床头的耳机,却发现耳机开关竟然是关掉的。Neb眨眨眼,面目表情狰狞地看着在他身旁睡得正香甜的男人。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Jack捂住自己受伤的肩膀,挑眉看着Neb。

“William呢?”Neb半眯着眼。

“亲爱的,大清早在你先生的床上提别的男人的名字是不是不太好?”

“少废话!”

“被我打晕扔在工具间了。”



端午福利

端午安康

群里小伙伴点的佣杰车

也算是我这个白嫖的人交的党费(emmmm)



奈布现在十分不爽。

因为他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见过监管者兼恋人的杰克了,即使他的恋人就在离求生者宿舍不远处的监管者宿舍里坐姿优雅的坐在壁炉边,品着红茶读着诗歌。他已经被勒令不许进出监管者宿舍了,虽然他也并不会听从,毕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至少也要先见到牡丹花才行,不然怎么风流?

自从他和杰克在一起之后,他们就成了庄园内公开的第二对恋人——第一对是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对此,里奥表示终于不用担心杰克拐跑自家乖巧的女儿了。

可当初艾玛和艾米丽公布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在杰克这位曾经好友面前嚎着要是艾玛和杰克多好,至少他能随时见到他可爱的女儿嘤嘤嘤咳哼,至少他放心。现在想起来真是啪啪打脸。

咳,言归正传。

这近一个月杰克都没有出现在游戏中,就算有他的班,也是让裘克或者班恩代劳——总不可能麻烦美智子小姐和瓦尔莱塔小姐吧,这可不是一位绅士的作为。这是杰克的原话。

到底是哪里惹怒了那位绅士,让他不肯见佣兵先生呢?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裘克先生和负责整座庄园健康的艾米丽小姐提供的消息,一个月前从杰克的房间中曾传出杰克的嘶哑的怒吼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事后奈布去艾米丽那里取膏药,在艾米丽的逼问之下奈布承认是给杰克用的。

至此,想各位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一个月之后的最后一场狂欢中,奈布终于再次看见了杰克。

开始前的长桌上,艾玛,玛尔塔,克利切正在对这局的监管者到底是谁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因为对面监管者的椅子上没有人。

艾玛首先表示可能是裘克,因为上一局就是裘克,那是她这个月第三十七次遇见裘克先生了。

克利切拿着他的手电筒,结巴地说着克,克利切同意艾玛小姐的想法。

而玛尔塔却有不同的意见,她认为是班恩,因为这个月班恩有代杰克的班,所以他的出场率也是相当的高。

三个人各执己见,得不出一个准确答案,于是他们把目光放在从刚才开始一直沉默到现在的奈布身上。

奈布被他们看的心里发毛,“等开始了,看地上有没有裘克的零件不就行了吗?”

“对哦!”艾玛一拍桌子,惊得克利切死死握住手电筒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怎么没想到?我今天去找爸爸的时候看了安排表,瓦尔莱塔小姐和美智子小姐是早上的班,爸爸今天休息。剩下的只有裘克,班恩和杰克先生,但是杰克先生有近一个月没有出现过了,你们说会不会是杰克先生啊!”

艾玛眼里发着光,如果真的是杰克先生的话,她一定要让杰克先生抱她!

而奈布却在听见艾玛说杰克时再次发呆,如果真的是他的恋人就好了。

真的。

一语成谶。

当正在努力与密码机做斗争的佣兵发现自己周围出现了雾区时,他就知道今天可以见到他的小绅士了。于是奈布放下手中已经解了一半的机子,抛下一句“你们专心解机,我去溜屠夫。”给在电机背后做着像是要拆了电机动作的玛尔塔,然后一个钢铁冲刺冲向了反方向。

紧接着,在废墟区反复横跳。

翻板,翻窗一气呵成。

在接着,心跳声伴随着越来越明显的紫色心脏轮廓越发剧烈。

他看见了他的恋人,身着玫瑰色西服哼着《天鹅》曲调的绅士。


杰克觉得非常不爽。

自从他和奈布公布他们的恋人关系之后,奈布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出入监管者宿舍骚扰他。不是在他照顾他心爱的玫瑰时出来向他爱的告白,并且折掉他的玫瑰送给他。重点,他的玫瑰!要不然就是在入夜后杰克洗漱完毕准备休息时从窗户,翻窗进到杰克的房间,仗着监管者不能在游戏之外袭击求生者的规定正大光明的对杰克这样那样。

一个月前奈布被他一脚踹下了床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宿舍一步,就连值班都是让裘克和班恩去替的。

就是太便宜奈布了,杰克表情严肃双手拿着刀叉,动作凶狠地分解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吓得今天做饭的里奥认为牛排不合杰克的胃口,不然杰克的表情管理怎么会失灵呢?

正巧今天最后一场就是杰克值班,在裘克“友好”的询问需要代班,杰克“委婉”的拒绝之后,两人成功的在监管者宿舍大厅中吵了起来,最后甚至还要动手。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最后还是瓦尔莱塔将先挑事的裘克裹成了木乃伊从窗户扔了出去,事态才得以控制。杰克平复了心情,微笑着对瓦尔莱塔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哼着《天鹅湖》走向了监管者等待大厅。

杰克坐在椅子上看着最后一局的安排表,发现这局竟然有奈布。啧,本来这个月都打算不见他的。

然后求生者进入大厅的大门打开了,是玛尔塔。但是由于杰克现在都还不想见奈布,并且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这局监管者是他,于是他开启了隐身窝在椅子上。

然后艾玛,克利切还有奈布也依次进入了大厅。杰克冷漠的听着艾玛她们讨论这局的监管者,真当他不存在啊!哦,好像他们看不见他。

艾玛突然的一拍桌,不只吓着了克利切,还吓着了正在隐身状态中杰克。听着艾玛激动的话,杰克心情愉快的决定这局就放艾玛了。当然,如果不放他可能会被他曾经的好友用脆脆鲨被锤爆。

随着破碎声的响起,杰克感到一阵眩晕,他到达了游戏场景。

红教堂。

杰克在教堂中心出生,他坐在长椅上哼着《Por una Cabeza》。杰克半眯着眼,他享受狩猎的快感。他享受猎物恐惧的神情。

他杀死第一个妓/女,那个妓/女从不相信的嘲笑到极度恐惧的谩骂。杰克的脸被掩在面具之下,他举起手中的手术刀划开了她的身体。他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哦,他在笑。面具下他的脸笑得异常的狰狞,那个妓/女最后的记忆就是杰克面具孔中令人发怵的猩红。

二十秒到了。与此同时红教堂的废墟区也出现了刺耳的耳鸣声,杰克站了起来,哼着小曲儿慢慢往废墟区踱去。

“奈布先生,您在这里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


点❤击❤看❤我❤性❤感❤杰❤克❤在❤线❤被❤日


求生者宿舍的大厅里,艾玛正在焦急的等待着。突然大门打开,是奈布。

艾玛首先冲了上去,“奈布奈布,你好厉害啊。竟然牵制了杰克五台电机!”奈布听着艾玛的夸奖只是挠挠头,害羞的笑了笑。


小剧场

杰克:啊啊啊啊!!!我的玫瑰!!!!奈布下局游戏别让我抓住你,不然我带你上天玩!!!

#rope#
啊啊啊莉哥哥的咕咕!!!
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bu
在此赞美莉哥哥以及众哥哥!!!
立牌真的好好看(暴风哭泣)

最后悄咪咪艾特两位神仙 @不饿,滚  @众

今天和朋友开自定义,被奈布围着了!!!
超开心的!!!!
全程我就像个痴汉一样跟着三个小奈布转∧q∧

稿子。为了群里的那群小天使们我居然画起了稿子,群众的力量果然强大(bushi)
动作有参考。
我果然还是喜欢绘和海,给我在天国的绘海……这可能是海绘???
……不管了。

稿子。
杰克和佣兵真好!!
动作有参考。

存个脑洞

想写纯情雷总x老司机安哥

平时骚话满天飞看似老司机实际纯情小处男雷总与平时遵纪守法清心寡欲实则老司机技术熟练安哥在线互撩。

感谢所有喜欢我写的文的读者。

她说:

我这样的咸鱼……真的是太感谢大家了!〖鞠躬!〗

无殇:

我爱我的小天使们❤️

防被日主页专用蛇皮ID🍸:

谢谢所有看过我文的人。

魔法少女齐格勒:

谜一般的管家侠:

是啊是啊,能日更到现在都是大家的鼓励啊啊啊😘😘😘

一份普通的焗饭:

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小心心和小手手qwq

林乔夕_rcgk[我独怜]:

所以啊。我爱你们哦。

牵三百:

是的 万般心境皆如此

小梅枝上东君信:

在办公室泪奔也是够丢人了(;へ:)
来自一个时隐时现的无良作者
嗯千言万语都是一句话
谢谢你们❤

笙歌慢:

哇这个小人除了脸和我长得不一样其他就是活脱脱的我啊

感谢的话说多少次都不嫌多

所以还是,谢谢大家

谢谢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