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所在的浅海

【童话】
小小骗子有座城,
小小骗子用谎言建了堵墙,
高高的墙围住小小的骗子,
然后怪物拆了墙杀了骗子,
怪物进了城被拥戴成国王,
小小的骗子,
死在小小的墓里。

端午福利

端午安康

群里小伙伴点的佣杰车

也算是我这个白嫖的人交的党费(emmmm)



奈布现在十分不爽。

因为他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见过监管者兼恋人的杰克了,即使他的恋人就在离求生者宿舍不远处的监管者宿舍里坐姿优雅的坐在壁炉边,品着红茶读着诗歌。他已经被勒令不许进出监管者宿舍了,虽然他也并不会听从,毕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至少也要先见到牡丹花才行,不然怎么风流?

自从他和杰克在一起之后,他们就成了庄园内公开的第二对恋人——第一对是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对此,里奥表示终于不用担心杰克拐跑自家乖巧的女儿了。

可当初艾玛和艾米丽公布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在杰克这位曾经好友面前嚎着要是艾玛和杰克多好,至少他能随时见到他可爱的女儿嘤嘤嘤咳哼,至少他放心。现在想起来真是啪啪打脸。

咳,言归正传。

这近一个月杰克都没有出现在游戏中,就算有他的班,也是让裘克或者班恩代劳——总不可能麻烦美智子小姐和瓦尔莱塔小姐吧,这可不是一位绅士的作为。这是杰克的原话。

到底是哪里惹怒了那位绅士,让他不肯见佣兵先生呢?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裘克先生和负责整座庄园健康的艾米丽小姐提供的消息,一个月前从杰克的房间中曾传出杰克的嘶哑的怒吼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事后奈布去艾米丽那里取膏药,在艾米丽的逼问之下奈布承认是给杰克用的。

至此,想各位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一个月之后的最后一场狂欢中,奈布终于再次看见了杰克。

开始前的长桌上,艾玛,玛尔塔,克利切正在对这局的监管者到底是谁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因为对面监管者的椅子上没有人。

艾玛首先表示可能是裘克,因为上一局就是裘克,那是她这个月第三十七次遇见裘克先生了。

克利切拿着他的手电筒,结巴地说着克,克利切同意艾玛小姐的想法。

而玛尔塔却有不同的意见,她认为是班恩,因为这个月班恩有代杰克的班,所以他的出场率也是相当的高。

三个人各执己见,得不出一个准确答案,于是他们把目光放在从刚才开始一直沉默到现在的奈布身上。

奈布被他们看的心里发毛,“等开始了,看地上有没有裘克的零件不就行了吗?”

“对哦!”艾玛一拍桌子,惊得克利切死死握住手电筒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怎么没想到?我今天去找爸爸的时候看了安排表,瓦尔莱塔小姐和美智子小姐是早上的班,爸爸今天休息。剩下的只有裘克,班恩和杰克先生,但是杰克先生有近一个月没有出现过了,你们说会不会是杰克先生啊!”

艾玛眼里发着光,如果真的是杰克先生的话,她一定要让杰克先生抱她!

而奈布却在听见艾玛说杰克时再次发呆,如果真的是他的恋人就好了。

真的。

一语成谶。

当正在努力与密码机做斗争的佣兵发现自己周围出现了雾区时,他就知道今天可以见到他的小绅士了。于是奈布放下手中已经解了一半的机子,抛下一句“你们专心解机,我去溜屠夫。”给在电机背后做着像是要拆了电机动作的玛尔塔,然后一个钢铁冲刺冲向了反方向。

紧接着,在废墟区反复横跳。

翻板,翻窗一气呵成。

在接着,心跳声伴随着越来越明显的紫色心脏轮廓越发剧烈。

他看见了他的恋人,身着玫瑰色西服哼着《天鹅》曲调的绅士。


杰克觉得非常不爽。

自从他和奈布公布他们的恋人关系之后,奈布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出入监管者宿舍骚扰他。不是在他照顾他心爱的玫瑰时出来向他爱的告白,并且折掉他的玫瑰送给他。重点,他的玫瑰!要不然就是在入夜后杰克洗漱完毕准备休息时从窗户,翻窗进到杰克的房间,仗着监管者不能在游戏之外袭击求生者的规定正大光明的对杰克这样那样。

一个月前奈布被他一脚踹下了床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宿舍一步,就连值班都是让裘克和班恩去替的。

就是太便宜奈布了,杰克表情严肃双手拿着刀叉,动作凶狠地分解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吓得今天做饭的里奥认为牛排不合杰克的胃口,不然杰克的表情管理怎么会失灵呢?

正巧今天最后一场就是杰克值班,在裘克“友好”的询问需要代班,杰克“委婉”的拒绝之后,两人成功的在监管者宿舍大厅中吵了起来,最后甚至还要动手。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最后还是瓦尔莱塔将先挑事的裘克裹成了木乃伊从窗户扔了出去,事态才得以控制。杰克平复了心情,微笑着对瓦尔莱塔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哼着《天鹅湖》走向了监管者等待大厅。

杰克坐在椅子上看着最后一局的安排表,发现这局竟然有奈布。啧,本来这个月都打算不见他的。

然后求生者进入大厅的大门打开了,是玛尔塔。但是由于杰克现在都还不想见奈布,并且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这局监管者是他,于是他开启了隐身窝在椅子上。

然后艾玛,克利切还有奈布也依次进入了大厅。杰克冷漠的听着艾玛她们讨论这局的监管者,真当他不存在啊!哦,好像他们看不见他。

艾玛突然的一拍桌,不只吓着了克利切,还吓着了正在隐身状态中杰克。听着艾玛激动的话,杰克心情愉快的决定这局就放艾玛了。当然,如果不放他可能会被他曾经的好友用脆脆鲨被锤爆。

随着破碎声的响起,杰克感到一阵眩晕,他到达了游戏场景。

红教堂。

杰克在教堂中心出生,他坐在长椅上哼着《Por una Cabeza》。杰克半眯着眼,他享受狩猎的快感。他享受猎物恐惧的神情。

他杀死第一个妓/女,那个妓/女从不相信的嘲笑到极度恐惧的谩骂。杰克的脸被掩在面具之下,他举起手中的手术刀划开了她的身体。他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哦,他在笑。面具下他的脸笑得异常的狰狞,那个妓/女最后的记忆就是杰克面具孔中令人发怵的猩红。

二十秒到了。与此同时红教堂的废墟区也出现了刺耳的耳鸣声,杰克站了起来,哼着小曲儿慢慢往废墟区踱去。

“奈布先生,您在这里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


点❤击❤看❤我❤性❤感❤杰❤克❤在❤线❤被❤日


求生者宿舍的大厅里,艾玛正在焦急的等待着。突然大门打开,是奈布。

艾玛首先冲了上去,“奈布奈布,你好厉害啊。竟然牵制了杰克五台电机!”奈布听着艾玛的夸奖只是挠挠头,害羞的笑了笑。


小剧场

杰克:啊啊啊啊!!!我的玫瑰!!!!奈布下局游戏别让我抓住你,不然我带你上天玩!!!

评论(15)

热度(119)